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通知公告 政协概况 工作动态 提案工作 专委会 联络组 议政献策 政协文献 机关党建 互动回应  
 
 
 
 
首页 > 议政献策 > 调研视察
 
 
 
加强地名文化传承保护 助力提升城市“软实力”
2016-11-30
 

  根据年度工作安排,区政协调研组通过走访、座谈,调阅《香山县志》、《广东省珠海市地名志》等史料,外出学习考察等形式,就加强我区地名文化传承保护进行了专题调研。调研组先后召开各类座谈会6(),向镇(街)和社区发出地名普查问卷126份,收集相关资料、素材近10万字。基本摸清了香洲地名文化的渊源与“脉络”及保护与传承现状。总体看,我区对地名文化传承保护一直以来都比较重视,做了大量工作,对弘扬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助力提升城市“软实力”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开埠百年,香洲地名文化积淀丰厚珍贵

  地名是人们对具有特定方位、地域范围的地理实体赋予的专有名称,既具有指位性,也具有广泛的社会性。命名的范围主要包括山、河、湖等自然地理实体名称,镇、社区、自然村、居民住宅区名称;路、街、巷、广场等名称;桥梁、隧道、水库、闸坝等名称;文物古迹、古遗址、纪念地、游览地等名称;具有地名意义的台、站、港、场等名称。

  地名是历史的产物,城市的记忆,是不可再生的稀缺文化资源,是见证城市变迁的“活化石”,同时也是居于斯、长于斯的百姓的乡愁寄托。香洲区作为珠海市主城区,地处珠江入海口西岸,毗邻港澳,江海文化与中西文化在此交汇交融,孕育了珠海独特的地名文化风景。翻开百年历史长卷,香洲地名历史文化积淀丰富,弥足珍贵。

  (一)清末开埠,薪火相传

  香洲,开埠于清宣统元年(即公元1909年)。据《香山县志》记载:1840年以前,今凤凰路、香埠路、朝阳路一带还是一片海滩,以后才逐渐淤积成陆。1890年,始有7户惠州人到此搭棚定居,以采蚝捕鱼为生。那时称“九洲环”。1908年,清政府批准邑人在此集股开辟商埠,因新埠地处九洲环与香山场之间,故各取一字而得名“香洲”。1909年农历三月初三,香洲开埠,不仅奠定了数十年后珠海县城的雏形,而且开启了珠海地名历史文化传承与保护的序章。

  “香洲”一词,从诞生至今,已有108年历史。香山场、伶仃洋、前山寨、拱北、翠微、沥溪、红山、吉大……等等,这些人们曾经耳熟能详的老地名,经过百年风雨砥砺与传承,已成为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二)地灵人杰,才俊辈出

  珠海香洲是近代中国留学教育发源地。因澳门的开埠,西风东渐,当时的香山人最早接触西方文化。当中国社会处于“三千年未有之变局”这种大背景下,香山人自觉地融入到时代的洪流中,肩负起教育救国、实业救国、革命救国的神圣使命。

  近代中国从鸦片战争到新文化运动,从大革命时代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整个香山地区,可谓“地灵人杰,才俊辈出”。其中,香洲区范围内先后诞生了中国留学生之父容闳、近代中国民族工商业的杰出代表徐润、华南地区最早的马克思主义传播先驱杨匏安、近代中国妇女解放运动先驱徐宗汉等19位近代杰出人物(详见附录三),他们为推动历史发展作出过杰出贡献,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卷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同时,也为香洲地名历史文化积聚了厚重的人文底蕴、先驱精神与口碑。

  (三)山川故居,情系乡愁

  地名是回家的路,连着游子对家乡故里的牵挂与乡愁。古地名、古遗址、古桥古道、古建筑,更成了海外游子寄托乡愁的重要载体。据《广东省珠海市地名志》等地方志书记载,到1986年底,香洲有华侨5900人,分布在美国、加拿大、日本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港澳同胞8.8万人。因此,在城市化进程加快的今天,做好地名管理工作,加强地名文化传承和保护,显得尤为重要而紧迫。

  香洲区范围内的历史地名如何界定?调研组认为应以19891月出版《广东省珠海市地名志》(以下简称《地名志》)为蓝本。该《地名志》由珠海市地名志编纂委员会编纂,截稿时间为1986年底。全书共分为八编,收录词目1725(详见附录一)1986年至今三十年,是香洲城市化进程快速发展、城乡巨变的三十年。而此《地名志》对珠海全市范围的聚落地名及自然地名收录详尽,为我们今天做好地名管理工作与加强历史地名保护提供了权威依据。

  89版《地名志》记载,1986年香洲区的范围,涵盖了原珠海县管辖区域(含横琴新区、高栏港经济区、金湾区、高新区、万山海洋开发试验区),约占全市总面积的五分之四,有老地名约1380 (详见附录一) 。如今,各功能区单列后,香洲区范围缩小了三分之二。目前,9个镇街有新、老地名共2011条(详见附录二),其中,有82处被有关部门列为不可移动文物(详见附录三)。如苏曼殊故居、陈芳家宅、拱北愚园等,这些不可移动文物以及容闳、杨匏安等先贤留下的手迹、原版图书,不仅是见证珠澳关系史、中国留学文化发祥地、中国买办之乡的重要载体,而且是凝聚百年香洲游子牵挂乡愁的重要根源。

  二、城市化进程加快 香洲地名文化传承保护前景不容乐观

  19808月,珠海经济特区正式设立。香洲作为经济特区所在地、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迎来城市化建设高潮。同时,也给地名文化传承保护带来新的问题。

  ()审批与监管难到位。据了解,我市地名管理工作职能2001年才从国土资源部门划到民政部门。一是由于职能机构设置不科学和跨部门调整,导致一些地名管理工作档案资料收集与移交出现缺失、遗漏或断层,老地名档案资料不细、不实、不全,给新的管理职能部门开展监管工作带来难度,查无对证。二是对新地名命名审批没有充分发挥专家评审委员会论证、把关的作用。虽然市地名库有十余名专家,但由于审批时限和启用专家库有一定的手续等客观因素,或者负责审批的人员没有意识到新地名与当地历史文化有重要关联时,没有及时启用专家库,导致历史地名有所流失。此外,个别负责审批的职能部门工作人员文史素养不高,对建设方上报的新地名审核,拿不出“高见”,导致审批与监管流于形式。 三是国土、规划、建设与民政等职能部门没有形成合力与联动,工作中还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惯性思维。虽按照分工,对新地名命名,区民政局有初审权,市民政局有终审权,但由于一个地名的命名从项目的用地规划,到设计、立项、施工建设、竣工验收,牵涉到诸多环节,仅靠民政局的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科去审批与监管,容易造成工作被动。如一些小区在建设初期,建设单位临时起的名字没有按规定申报,而建设单位在其规划图纸和其他文件或广告宣传中擅自大量使用,到最后正式向所在区及市地名主管部门申报命名时,因暂用名在各种场合已普遍使用、广泛流传,后来在审批时纠正过来,但真名已难以接受。如“金地伊顿山”,最终核准的名字是“金地国际公馆”,但“金地伊顿山”之前已经深入人心,真名只在业主证件上体现。四是地名“大、洋、怪、重”现象难以避免。上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在全国各大小城市求高、求大、求洋的风气下,我市少数开发商受利益驱使,为了楼盘卖个好价,剑走偏锋,取洋名、怪名,旨在博取并吸引公众和消费者的眼球。造成铁板钉钉的局面,才正式向在地名管理主管部门申报。职能部门在审批时想纠正和更改,这时已经来不及了,无形中助长了“大、洋、怪、重”乱象。全区新增住宅小区地名中, “大、洋、怪”现象不时可见,如“新加坡花园”、“北欧森林”等小区,以外国名称作地名,这是与国家《地名管理条例》相悖的。

  (二)开发与保护难兼顾。据统计,近30年来,受城市化进程影响最大的是,企业地名大部分或消失或搬迁或原址重建其他项目,不少聚落地名“被”消失。1986年企业地名共111个,相较今天企业地名消失、搬迁或重建其他项目达80个,如香洲毛纺厂、香洲船厂等;聚落地名共351个,其中“被”消失的共60处(不含已划出的唐家湾镇、南水镇、三灶镇、小林镇、万山镇、担杆镇、桂山镇、横琴乡),如南屏镇1986年底有聚落地名北山、东桥等共49个,至今保留13个,新增41个,其中新增的地名中,不乏大名、洋名,如中新国际花园、南湾国际公馆、海军公寓等。

  (三)传承与创新难落实。调查显示,香洲开埠至今,已经有百余年历史,但没有一部完整系统的地名志,与之相关的图书资料也凤毛麟角,唯一可考的,是19891月出版的《广东省珠海市地名志》。平时,这本《地名志》藏在档案馆、图书馆,少有人问津;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对辖区地名历史文化家底不清,想传承与创新,心有余而力不足;香洲原土著居民,老一辈慢慢老去,口口相传,力不从心。年轻一代在开放开发大潮裹挟冲击下,对此态度漠然;新居民绝大部分是外来移民,对老地名缺乏认知和感情,更不用提传承与创新了。因此,一些地名取名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要么干瘪,文化含量不高;要么过大,不着边际;要么崇洋媚洋,拿来主义。如:“财源步行街”、 “摩尔广场”、“格林春天”等。

   导致上述“三难”的主要原因:一是各级政府和职能部门与社会各界群众对加强地名文化传承保护认识不到位,重视不够。二是对加强地名管理相关法规学习教育与宣传不力,没有在全社会形成人人自觉参与地名文化传承保护的浓厚氛围。三是相关职能部门把关不严,对一些不规范的地名监管不到位。四是少数开发商重利忘义,为了楼盘促销,违背国家地名管理有关规定,取洋名、怪名,抢眼球。这些情况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和警觉。

  对地名历史文化的传承与创新,只有不忘本来,才能开创未来。老地名具有传承历史文化的功能,一旦消失,城市的文化历史内涵无疑将变得单薄。在城市化进程的快速推进中,如果对市民耳熟能详、具有深厚历史文化内涵的老地名,缺乏有效的保护手段,盲目使用洋地名,势必会造成传统文化的断代。新地名命名更不能轻率,应该符合国家地名管理法规要求,蕴涵城市个性、人文地理特质和地域文化特色,不违背公序良俗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一个好的地名不仅有助于指示方位、方便居民生活,更能唤起年轻一代对城市历史的兴趣,增强年轻一代对城市的认同感。香洲是个新兴城区,与北京、西安等古城相比,对地名历史文化挖掘整理相对要容易得多,有改革开放30多年经济发展的强大实力作后盾,加上香洲城区高校云集,文史人才济济,香洲做好地名历史文化传承与保护工作具有独特的后发优势。必须抓住机遇,从现在开始,抓好各项工作落实,才能不负历史,无愧当代,赢得未来。

  三、与时俱进 加强香洲地名文化传承保护大有可为

  香洲区地名文化资源丰富,底蕴深厚。许多地名传承延续了上百年乃至一千多年,弥足珍贵,不可复制,承载着历史文脉,也是乡愁所系。无论是对老地名历史文化传承保护,还是对新地名的命名管理,这项工作做好了,不仅可以转化为新常态下转型发展的宝贵文化与旅游资源和城市品牌,而且有助于提升中心城区“软实力”。尤其对珠海这个移民城市来说,有利于新市民增强对城市的认知、认同、热爱与自信,有利于增强城市吸引力、凝聚力、向心力。为此,我们建议,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区应加强地名历史文化传承与保护工作,要以全国正在开展的第二次加强地名文化保护暨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工作活动为契机,结合实际,与时俱进,按照“政府主导、民政牵头、部门协作、全社会参与”的思路,着重抓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一)加强宣传引导,提高思想认识。一是要认真学习领会宣传习近平总书记和中央其他领导同志关于加强地名管理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提高思想认识,充分认清加强地名管理和历史地名保护,是实施城市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举措,是打造城市文化氛围的有效途径。切实增强传承保护地名历史文化的使命感、紧迫感和责任意识。二是要深入开展《文物保护法》、《地名管理条例》等法规制度学习宣传教育活动,增强法制观念,在全社会形成依法加强地名文化建设管理工作自觉。三是要抓示范引领,以点带面,形成“依法保护、带头传承、人人参与”的局面。

  (二)规范地名管理制度,形成长效机制。一是理清地名管理工作思路,明确地名管理责任分工,加强地名规范化管理。地名管理应实行政府领导,民政局主管,规划、住建、工商、文化旅游、国土资源等相关职能部门分工负责、密切协作的工作机制,同推进地名审批管理、地名规划编制实施、地名信息化建设、地名公共服务和地名文化建设等方面的重点工作。二是加强地名管理规划,建立地名文化管理电子信息资源共享系统。在推进城市更新布局与实施中,要把地名管理规划纳入城市建设总体规划之中,建立地名电子档案信息库,以防止地名命()名中出现随意、盲目与重复等问题。三是严格地名审批程序。应针对国家和省市出台的《地名管理条例》和《广东省地名管理条例》、《广东省建筑物住宅区名称管理规定》及《珠海市地名管理办法》,在执行和落实中,存在操作性不强、协调不畅、难以形成合力等问题,利用特区立法权优势,根据上述《条例》和《规定》,制定符合本区实际的《加强地名管理工作实施细则》,严格地名申报、审批程序,形成联动协作监管合力,以防止和杜绝在地名保护和命名中出现“先斩后奏”等漏洞。四是成立地名审核专家委员会。应成立一个由文化、历史地理等方面专家组成的地名审核机构,对新的地名、路名、桥名、站名、楼盘名进行论证与审查;五是扩大社会参与,建立地名命名及变更征求公众意见制度。牢固树立地名工作以人为本理念,积极鼓励、有序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地名管理服务工作,健全地名命名更名的民主决策机制和地名工作的社会参与机制。重大地名改变应广泛征求公众意见,把城市命名工作做得更透明、更公开、更科学。努力推进地名管理规范化、科学化和标准化建设,以保证老地名历史文化传承保护和新地名命名的质量。

  (三)挖掘传承并举,涵养彰显底蕴。老地名连着香洲的“根”和“脉”。对于老地名,一是抓底蕴挖掘。政府应牵头开展地名文化研究,对地名工作进行系统梳理和资料收集。通过组织编写《珠海市香洲区地名志》、《消失的村落》、《渔村史话》,举办地名故事、地名谜语征集活动,向社会公开征集地名故事、地名谜语、地名诗词等,深入挖掘老地名的历史文化内涵,并精选内容编印成《香洲地名文化系列丛书之地名故事集》、《谜语集》,向市民传递告知地名文化的重要性,形成“政府给力、群众参与”的良好氛围,不断丰富提升香洲地名文化遗产内涵。二是抓成果推广。采取政府支持(甚至购买)、企业赞助、专业机构研发、相关部门提供渠道的方式,建立公益课程研发讲师团,开展地名文化“五进”(进机关、进社区、进课堂、进企业、进工地)宣传教育活动;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网络和新媒体,举办地名管理法规知识竞赛和讲地名故事比赛等活动,给群众赠送《香洲地名文化系列丛书》之《地名故事集》、《谜语集》等书籍,让这些成果形成本地影响力,增强本地人和“新客家人”对香洲文化的认知度和认同感。

  (四)开发保护并重,丰富提升香洲地名文化内涵 。一是应加强地名文化保护规划研究。避免地名命名工作中的随意性、盲目性和长官意志,提高地名的文化品味,增强地名的文化底蕴。做好地名规划,既要反映城镇规划意图、功能分区和建设特点,又要反映当地的历史、地理的人文特征,体现地名的整体性、系统性,反映城镇的整体美,反映时代特征,使地名成为弘扬先进文化的重要媒介和载体,更好地为精神文明建设服务。二是在地名开发和保护中注重融入具有香洲特色的“五溪”文化、生态文化等主题,突显香洲区人文底蕴和生态价值,通过地名加强市民对香洲区人文内涵和生态理念的传播和教化。三是“三旧改造”中新地名命名应广泛听取和征求社会各界意见,突出地域人文特色,注重赋予内涵兼顾教化功能。按照“一村(居)一品”、“一街(路、巷)一韵”的思路,不断打造更多优雅吉祥、抑扬顿挫、响亮上口、提神励志,既富有丰富历史文化意蕴又体现时代特色的“品牌地名”。四是强化老地名标志的设置。对具有历史保护价值的老地名进行梳理,由民政、文化、规划等部门的专家进行鉴定,及时向社会公布,并设置统一的标志牌,标明名称、历史背景、文化艺术价值等内容。对具有历史渊源的路街巷、古建筑、古村落名称,在其路口两头或原址附近的建筑上,立碑铭记其历史沿革及发展演变轨迹。五是加强对品牌地名文化资源开发与推广。一个有着丰富历史文化底蕴的城市才更能赢得中高端人才的青睐,并使外来人群对这座城市更有归属感和认同感。珠海已经成为我国东南沿海的重要人才流入地,更应重视做好这方面的工作。通过政府主导、民企参与等途经,将特区优势文化成果传播到全国乃至全球,让更多人了解熟悉珠海文化传统,形成对中高端人才的文化吸引力,使之成为招才引智、推进城市发展的“软实力”。

  总之,文化的传承是无形的,作为文化符号的地名,可以维持公共记忆,能够帮助人们构建文化认同和身份认同。因此,地名的确立、延续或更改,应以背后源远流长的文化与历史为准绳,慎之又慎,切不可让“大、洋、怪、重、俗”搅浑地名文化底色,真正把百年香洲建设成为“有灵魂、有品位、有气质 ”的特区中心城区。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网站地图 | 使用帮助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珠海市香洲区委员会 版权所有
通讯地址:广东省珠海市人民西路香洲区行政中心720室 邮政编码:519001
粤ICP备05079103号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05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