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通知公告 政协概况 工作动态 提案工作 专委会 联络组 议政献策 政协文献 机关党建 互动回应  
 
 
 
 
首页 > 政协文献 > 香洲文史
 
 
 
容启东——香港著名教育家
2008-08-29
 
  □  刘蜀永
  
  
      容启东,香港著名教育家、植物学家,曾任香港崇基学院校长、香港中文大学首任副校长。
  清华园里的年轻教师
  容启东,广东省珠海市南屏村人,1908年5月13日生于香港。父亲容星桥是清末容闳选拔赴美留学的120名幼童之一,归国后曾在北洋舰队服役,后弃戎赴港经商。他先后加入香港兴中会和同盟会香港分会,协助孙中山先生从事革命活动。容星桥有八子三女,容启东排行最幼,是第八子。容星桥赴美时,只有10岁,在美国接受西式教育,对中文鲜有涉猎。据容启东回忆,他幼年见到父亲的家书全部都是用英文书写的,其中文程度仅及慢慢地阅读普通的中文报纸。容星桥以自己身为中国人而对本国语文却研读不深,愧疚之余,要全家儿女都接受中文教育。容启东13岁以前一直在香港的私塾接受中文教育,师从名重一时的学究刘伯端、俞叔平、陈子褒。后来,他在青年会夜校补习英文半年,考进了岭南中学。
  1925年,容启东在广州参加招生考试,成为广东省考取清华大学的4名学生之一。清华大学一年级的课程十分艰深,容启东数学根底不太好,又不懂国语,功课备感吃力。第一天上课时,讲师用国语叫他的名字“容启东”,他坐在椅子上还懵然不知。凭着坚韧的毅力,他打好了功课基础,顺利升入大二。1929年,容启东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系。当时,中国的生物学发展尚属萌芽阶段。以松树果子为例,中国满山遍野皆是,但清华的生物讲师只能按美国松树的结构讲授,标本也要由美国空运到中国。容启东深感中国生物人才缺乏,牢记其父“不辱乃祖,服务中华”的教诲,毕业后毅然留校任教,时达6年之久。他对生物学中的植物科兴趣特别浓厚,任助教期间,曾协助校方将收集到的中国植物标本制作切片和泡制,作为中国生物学的标本教材。
  曲折的教学经历
  1935年,容启东得到一年的休假,到美国著名学府芝加哥大学继续攻读生物学。当年芝加哥大学一年4个学期,攻读博士学位必须完成9个学程,一般攻读博士学位者,非3年不成,加上芝大规定要德文、法文合格,对一个中国学生来说,困难不小。容启东经过刻苦努力,只有二年时间,越过硕士学位,直接拿到博士学位。1937年8月,他的博士论文《水稻幼苗成长过程的剖析》(Developmental Anatomy of the Seedling of the Rice Plant)答辩合格后,连毕业典礼也没参加,便匆匆乘船返回战火纷飞的祖国。回国途中,恰遇淞沪战争爆发,地面战斗和空战同时展开,局势紧张,容启东所乘船只被迫驶回香港。当时北京师范大学师资缺乏,向清华大学借人。容启东在香港接到教育部通知,派他到北师大就职。卢沟桥事变后,北京各大学被迫向后方疏散,北师大迁往陕西西安,成为西北联合大学的组成部分。接到通知后,容启东深夜登上一架残破不堪的德制飞机直奔西安。启程时,身边连一本教科书也没有,幸好他刚刚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凭着记忆和一些简陋的教材、仪器,在西安教了一年的书。
  1938年,容启东回香港省亲,在街上碰到广州岭南大学教务长,被延聘到岭南大学教植物学,先后担任该校生物系教授、系主任,并代理学院院长、教务长。广州和香港沦陷后,岭南大学在粤北仙人庙复课。容启东教授在简陋的木屋中,认真向学生传授知识。课余,他热心参加在坪石街举办的音乐会,担任乐队指挥,并请夫人何露珍独唱,以激励师生的斗志。他和岭南大学师生一起,度过了抗战时期的艰苦岁月。
  1951年,容启东转赴香港大学任教,任植物系高级讲师、系主任。任职9年期间,他侧重对香港本地苋菜和苔藓类植物的研究,在中外学术刊物上发表过论文数十篇,受到学术界重视。他是美国Sigma荣誉学会会员、国际植物形态学会创办人和荣誉会员。
  学以致用的教育思想
  1951年,以继承西方基督教会在华办学精神为己任的崇基学院在香港创办,不久,成为在香港政府注册的一所全日制专上学院(大专学校)。1960年,为了使学校得到更好的发展,需要一位熟悉英、美和中国教育的学者担任校长。容启东曾留学美国,又先后任教清华大学6年、西北联合的大学1年、岭南大学13年、香港大学9年,在国内国立大学、教会大学和港大等不同类型的大学积累了丰富的教学和行政经验,因而被崇基学院聘为第三任校长。
  1963年,崇基学院与新亚书院、联合书院组成香港第二所大学 ——香港中文大学。这是一所以中文为主要授课语言、联邦制的大学。容启东参与了大学的筹办工作,并被委任为首任副校长,历任中文大学理工研究所所长及研究院院长,直至1975年退休。他在教育实践中,大力倡导“通才教育”和“服务社会”思想。1971年8月,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一间专上学府,就以崇基为例,最理想的便是能够练出一批能够对社会有所贡献的学生。我一向以为这个年代的大学生应该接受的是一种能够使自己适应现在日新月异、一切都在变动的社会的通才教育——一套随着时代而变的学问和知识,能够应付人与人之间相接的道德学问,进而解决个人,社会和国家的种种问题,这就是我理想的大学教育。至于在太专门的学术教育下,一般学生对社会所能贡献的,恐怕是少之又少。”“在香港这样特殊的环境下,崇基要做到的是训练和培养一群饱受填鸭式中学教育摧残下的学生,将他们训练成才,从而适应香港社会。说到香港,它到底是我们中国人的地方。只要它存在一天,我们便有维持和改善它的责任。”他极力主张教育与社会融为一体。他说:“我一向就存有一个希望:希望将大学办到和社会融为一体,我们的学生经过一二年的学习后,便要到社会实习去。读物力和化学的,要走进工厂的实验室工作担任助手,从旁观摩。读商科的要进入工商界实习,学习真正的商业行政,晚上时间则回校继续攻读,到了学生正式离校,学以致用,这才是最理想的教育。”容启东在教学方面,提出“文理兼顾、德智并重”的口号,对培养青年具有完美人格、广博常识及认知祖国文化语文的综合基础课程十分重视。例如,他到崇基学院任职后不久,就和中文系教师商谈改善大一国文教学方法的问题。经过多次研讨,决定试用“合班授课,分组习作和讨论”的方法,并由中文系编印《大一国文参考资料汇编》一书,供学生课外参考。结果学生反映良好。
  在容启东执掌校务期间,崇基的学生质量得到迅速提高。他充分利用海外热心人士捐助和香港政府资助的有利条件,使崇基在短时间内发展成为一所正规大学的成员学院。为了表彰容启东博士对香港高等教育的贡献,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先后授予他荣誉法学博士学位。他还被委任为太平绅士,并获颁OBE勋衔。1975年退休后,崇基学院校董会特授予他名誉校长称号。
  诲人不倦的良师益友
  对崇基学院和中文学院的学生而言,容启东是一位诲人不倦的良师益友。他多次在校刊上和演讲中,要求学生树立良好的学风,不要死读书,要加强德育训练,遵守团体纪律和发扬民主精神。他还以身作则,从小事做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影响学生。一次,一个粗心的学生将一只茶杯随意放在饭堂的栏杆上,碰巧容启东走过来,与学生交谈,温和而细心地解答学生的问题。谈笑间,他发现了那只杯子,便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随手拿起杯子放回餐台上去。周围的学生一个个都羞愧得垂下头来。容启东是一位十分理解和体谅学生的开明校长。1966年,崇基学院学生会针对天星小轮加价事件,发表研究报告和强硬的反加价声明。报告书激烈地批评了一位涉及加价决策的校董。那位校董感到不满,通过容启东希望学生会表明批评的对象是事而不是人,同时为他说了一两句好话。容启东转述了他的要求。在遭到学生会拒绝后,容启东没有对学生施加任何压力。20世纪六七十年代是香港学生运动蓬勃发展的年代,崇基学院也有一些学生卷入了学生运动。容启东充分肯定学生运动的本质和出发点,但又认为,对学生偏激的行为应该加以引导。1976年11月,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过,学生运动的出发点是正确的,青年们对时事形势的敏感,往往会客观地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五四”运动成为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就是众所周知的一个事例。诚然,由于青年人学识经验的局限,学生运动有时会流于偏激。老师们和学校应该正视学生运动的本质,同情他们的正义立场,体谅他们偏激无心的错误,循循善诱地把青年们引入正当的坦途。
  容启东竭力为教师的教学和科研创造良好的条件。为了感谢他的帮助,1977年,国际知名的植物分类学家胡秀英博士在其专著《香港的兰花种属》(The Genera of Orchidaceae in Hong Kong)出版时,特意在扉页上写明将该书献给崇基学院名誉校长、植物学家和教育家容启东博士,并将她在大帽山发现的一种兰花新品种命名为“容氏开唇兰”(Anoectochilus Yungianus)。
  爱国爱乡的赤子深情
  容启东博士出生在香港,并长期生活和工作在香港,但他对祖国和家乡一直怀着深深的眷恋之情。
  在内地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之前,他利用香港特殊的政治地位,为内地与海外以及海峡两岸的交往架设桥梁。1964年底,他安排美籍物理学家杨振宁博士与其在内地的父母杨武之、罗孟华在香港相见。1979年,他又协助内地物理学家钱伟长与他离散多年的叔叔、台湾著名学者钱穆建立了联系。内地改革开放以后,他与夫人多次到内地访问,并在香港热情接待赴港的内地学术代表团及乡亲。1980年,清华大学举行建校70周年校庆活动,适逢容启东博士大学毕业50周年,他偕同夫人专程赴京参加庆祝。1983年,家乡珠海市举行爱国教育家容闳生平事迹报告会。容闳是容星桥的堂兄,容启东对其生平事迹了解甚多。他曾将他掌握的大量资料送与著名史家罗香林教授撰写有关容闳的学术著作。不巧开会那天,容启东因病住院。他发回电报祝贺,并联络妹妹等三十多位亲属回到珠海参加报告会。病愈后,容启东与夫人返回珠海,先后到市政协、市侨联和南屏镇走访、座谈。在与珠海市市长的座谈中,他坦率地对珠海的教育事业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此后,容启东每年都尽可能返回家乡一次。
  1987年11月26日,容启东博士因病在香港逝世,享年79岁。遵照容启东博士的遗嘱,夫人何露珍女士将其骨灰运回家乡,安葬在其父母容星桥夫妇墓旁,并将其生前著作和珍藏的中文图书资料三百多册,赠送给家乡珠海市政协。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网站地图 | 使用帮助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珠海市香洲区委员会 版权所有
通讯地址:广东省珠海市人民西路香洲区行政中心720室 邮政编码:519001
粤ICP备05079103号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05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