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通知公告 政协概况 工作动态 提案工作 专委会 联络组 议政献策 政协文献 机关党建 互动回应  
 
 
 
 
首页 > 政协文献 > 香洲文史
 
 
 
苏曼殊——永远闪亮的文学慧星
2008-08-29
 
  □  李 蔚
  
  
      19与20世纪之交,我国社会制度开始历经从专制主义到民主主义的深刻变化,一大批杰出的历史人物也应运而生,他们像灿烂的群星,照耀着祖国的夜空。著名的诗人、文学家苏曼殊就是群星中的引人注目的一颗。
  身世之谜
  苏曼殊的身世曾经是个谜。他去世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其父母都被误认为是日本人。在日本,曾作为完全的日本血统,为苏曼殊举办过作家追慕展。后来,经过柳亚子的详尽调查,曼殊的身世才大白于天下。原来,他是一位混血儿。他的老家在今广东省珠海市前山镇沥溪村苏家巷,当时称“广州府香山县恭常都戎属司白沥港良都四图五甲”。他的祖父苏瑞文(1817-1897年)、父亲苏杰生(1846-1904年)先后在日本经商。在曼殊出生前两年,苏杰生任日本横滨英商万隆茶行买办。当时,日本民间有一种陋习:男子可以有妻有妾。苏杰生在广东老家已娶妻黄氏,在日本又娶河合仙(1849-1923年)为妾。而曼殊的生母却是河合仙的妹妹河合叶子。叶子比姐姐小17岁,她从几十里外的家乡逗子樱山村来到县府横滨,帮助姐姐料理家务。苏杰生见她年轻美丽而勾引,于是有了曼殊。曼殊于1884年10月9日在横滨出生。当时,叶子年仅19岁。她生下曼殊不到3个月,即被父亲叫回家去,曼殊交由姨母、庶母河合仙来抚养。苏曼殊的作品这所以充满对母爱的渴望,读来极其感人,这同他幼年的生活有关。他怪癖的性格,则主要来源于对自己“私生子”身份的猜测。身世的苦闷伴随了曼殊一生,给他的诸多作品打上了深刻的烙印。
  一生在半僧半俗中生活
  曼殊6岁时,由嫡母黄氏从日本横滨带回广东老家。第二年入学私塾,老师苏若泉见他体弱多病,但聪明过人,便悉心关照。12岁那年,他大病一场,其婶认定他难以治好,把他置诸柴房等死。幸得嫂嫂延医诊治,并以饮食调理,使病情日渐好转。病愈之后,随新会慧龙寺赞初长老,在广州六榕寺出家,当了“驱乌沙弥”。后来因偷食五香鸽子肉,犯戒被逐。他哀求姑母,带他去上海,其后,从西班牙籍老师庄湘读书两年。15岁时,随表兄回到出生地——日本横滨读书。其间,曾侍奉养母河合仙回逗子樱山村小住。这时,他与邻居一日本少女发生恋情。后来,据说由于家庭有人粗暴阻止而未能结合,这女子殉情而死曼殊知道后痛苦不堪,只身回广州,在蒲涧再一次出家。1903年12月24日,在上海由帝国主义控制的额外公堂对章太炎、邹容“《苏报》案”作了罪恶的判决,曼殊闻讯气愤极了。受此刺激,他在广东番禺县园冈乡雷峰山雷峰寺第三次出家,并在以往沙弥戒的基础上,再受比丘戒、菩萨戒,三戒俱足。但终因过不惯僧人的艰苦生活,落魄还俗。从此,他开始了半僧半俗、亦僧亦俗的生活,直到去世。他曾在衡山雨华庵、盘谷(今曼谷)龙华寺、锡兰(今斯里兰卡)菩提寺、越南某寺、杭州西湖白云庵、韬光庵、灵隐寺、南京鸡鸣寺、印度芒碣山寺、日本东京城外小庙,或挂单,或居留,或参拜、或访问。
  时而是最激烈的革命者,时而是最消极的厌世者。曼殊就这样有人生的两个极端间,往来徘徊着,构成了他生活的一大特点。他的另一特点,则是身为佛徒而又极喜女性。佛教最忌女色,曼殊却广交女友,不仅中国女子、日本、西班牙、英国女子也都为他所喜欢,“桃色新闻”不断。对于青楼,他任意去留,极其随便,是闻名于世的“花和尚”。上海,南京当时的著名堂馆,他没有不去的;包括赛金花在内的出众的女校书(编者注:旧时对妓女的雅称),多数同他有交往。他为南京秦淮河上的金凤,上海的花雪南、素珍,日本的调筝人、千叶子等诸多女子所写的爱情诗篇,哀怨凄凉,美丽动人,可以传之不朽。
  曼殊一生曾11次返回日本。他的生命,约有2/5是在日本度过的。在国内,他先后在苏州吴中公学、唐家巷小学、长沙实业学堂、明德学校、经正学校、南京陆军小学、芜湖皖江中学、安徽公学、南京祗垣精舍、安庆高等学校都任过教,在曼谷龙华寺青年会、爪哇喏班中华学校也教过书,在东京梵文班担任过翻译。其主要担任课程则为英文、图画,偶尔也教国文、算术。他与教书相穿插,不断地写书,编书、译书。他是靠教书、写稿、翻译、编书、借贷,乃至化缘、典当等来维持生活的。他浪迹天涯,四处飘泊,终生独身。1918年5月23日,他病殁于上海,终年35岁。1924年,孙中山慨赠千金,由友人将其迁葬于杭州西湖孤山。
  激进的革命宣传家
  1902-1903年,曼殊在日本读书时,受留日学生革命运动的感染,积极投身于革命。他加入了留学生建立的革命团体——青年会、拒俄义勇队、军国民教育会,与廖仲恺等组织留日学生每天清晨秘密集会,到大森练习射击。他对革命事业的参与,主要在宣传方面,特别是在1903、1907、1912、年这几年,参与《国民日月报》、《民报》、《天义报》、《太平洋报》工作,发表了很多作品,倾注了满腔热情。他虽然没有成为职业的革命家,但终其一生,都同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势力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多次参与武装起义的策划。直到临终前,他还念念不忘南方的革命,“急望天心使吾病早愈,早日归粤,尽吾天职”。
  很多著名革命家和革命文化工作者都是他的朋友,章太炎、柳亚子、章士钊、刘师培、刘三、居觉生、冯自由、赵声、陈英士、蒋介石、李叔同、蔡哲夫等,都是他的好友,而情感最深的是陈独秀。
  苏曼殊的革命思想异常超常。早在1903年,他就热忱地呼唤消灭私有制。在他翻译并经陈独秀润色加工的雨果小说《惨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网站地图 | 使用帮助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珠海市香洲区委员会 版权所有
通讯地址:广东省珠海市人民西路香洲区行政中心720室 邮政编码:519001
粤ICP备05079103号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0515号